烟南枭

懒透了

【喻黄】模拟人生(END)

风ling摇摆:

应该也是第四次了,我们喻生日快乐~谢谢不管每次走到那里转头都能看到你。


人生还有很多个属于你的夏天,和唯一的那个黄少天。


========================


模拟人生


1


这场旷日持久的风雪暴还是刮到了八月的末尾。


海浪在漫天的冰渣和雪霜里静驻海岸线的边缘,碎冰组成的浪尖拥簇着冰冷的寒意,里外几层高低不一,最高的近十几米,犹如晶莹剔透的玻璃墙,可以看到里面动弹不得的鱼虾,有些承受不住积雪的重量,在崎岖的冰面碎成一道巨大裂痕。


风渐渐退去之后,世界仿佛被时间定格,悄无声息。


喻文州从这篇沉默的冰原深处走过,脚踏过蔚蓝透彻的冰面,依稀可见深处城市的街景。


那据说是几世纪前的人类都市,但末世降临,被海吞没,唯一还能露在冰面上的是一段弯折的塔顶。他擦了擦护目镜上的雪,已经远远能看见海岸线上白雪覆盖的陆地。


电子地图上显示那叫做白云山,是他的目的地。风雪还有三个小时又要降临,他得加快脚步。


世界那么大,放眼望去,居然只有他一人踽踽独行。


 


翻过最后一座浪尖的巨墙,他终于踏在了岸上。


喻文州丢开冰爪和冰镐,用手腕上的电子地图最后校准了一次方向,身后的风已经蠢蠢欲动,雪白细小的冰晶浮在空气中,被阵风推着撞击他的后背。第810号井距离岸边并不遥远——它在山的顶峰之处,两年前喻文州得到它的位置时据说要从海岸线上再走半天才能到达,如今已经近得快被风雪淹没。


不过谁也不知道下一个解冻期要何时到来,就好像他也不确定这座井底还是否有人存在。


他拨开地表的积雪,露出新政府特制的印记,从圆形孔洞中间拉出扫描器,把腕表放上去。滴答轻响过后,以他为中心的半米区域突然晃动了两下,开始下沉。


右手边缓缓露出了一扇铁门。喻文州等平台停稳之后站起来,按动了门边的按钮。


大约是真的很久没人来了,按钮沉重而生涩。他站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正打算按第二下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一个和他一样浑身裹着厚重棉服,被巨大护目镜挡住了脸的人从里面招了招手:“快点进来,冷死了!”


顶上已经开始起风了,喻文州钻进门里,对方连推带搡地把门关上,又按了几个按钮,只听见门外轰隆隆作响——应该是平台升回了原位。


风雪被关在了外面,那人摘下护目镜,长长松了了一口气:“哎,好久没有人来,这套衣服也没怎么穿过,都快忘了手续了。”


喻文州也摘下护目镜和口罩,他跋涉过漫长的冬季,哪怕在最先进的保暖设备里,还是被冻出青紫的颜色。房间里的暖风很足,他站了五分钟才找回了唇舌:“你好,我叫喻文州。”


“嗯,我知道。”对方显然比他灵活很多,已经脱下外出设备,手里捧着电子纸,“我在你的扫描资料里看到了……你是从210号避难所搬过来的?”


“是,那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这次的风雪摧毁了保暖设备,我的食物只够支撑到这里。”


“你也是挺坚强的人嘛,居然撑到现在才来寻找‘井’。”他仔仔细细地浏览完喻文州的资料,把电子纸关上,笑眯眯地握了握他的手,“你好,我姓李,来这里的人都不用记住我的名字,你就叫我老李吧。”


 


2


“那就在这里把名字填一下好了。”接待的负责人一只手捏着烟,一只手丢过来一个复印表格,在空白处点了点。


这间小屋子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负责接待的这个姓吴的大叔。他是蓝雨的替补选手——喻文州在论坛的视频里见过他,盗贼用得勉勉强强。


隔壁的房间热闹非常,听起来是有人在PK,吵吵闹闹的,他一边写一边听了一会儿,很快就有一堆人起哄的声音,里面夹着一个小孩连声喊“再来再来再来!”


大叔啧啧:“一定又是黄少天那个小子在耍赖。”


喻文州抬起头——那时他还未完全长开,眉眼还挂着些清秀,忍不住开口问:“黄少天?”


“嗯……嗯?你填完啦?”大叔拉过他的表格扫了一眼,“行。”他从抽屉里掏出一枚印张,啪嗒盖在右下角。


“一会儿带你去宿舍,你是不是想看看?走过去看看吧。”他推开椅子站起来往外走,喻文州跟在他的后面,隔壁是一间像网吧一样改造的大通间,目测是蓝雨的训练室,夏日炎炎,队长魏琛穿着人字拖和背心,叼着烟手指把键盘敲得哒哒响,坐他对面是个少年,目测和喻文州差不多高,靠着椅背悬着双脚,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他背对门口,喻文州随人走到身后,那里已经围了一圈差不多年纪的小孩,一边吵闹嬉笑一边看他俩PK。


“黄少行不行啊,打败队长都靠你了!”


“别吵!”那个小孩头也不回,上半身前倾,眼睛都快贴到屏幕,“我就不信了……”


话音没落,屏幕就暗下去,跳出战败两个大字,周围的小不点们唉声叹气,那个坐凳上的小孩跳起来指着魏琛:“靠你又耍诈!好意思吗一个大号欺负小号!”


“又不是我逼你PK的。”魏琛吐出一口白雾,“怎么样,服不服?”


“再来一局!”


“你好烦,不打了不打了!”


“赢了就跑,哪儿有你这样的!”


“嘿我都赢了好几把了,跟小崽子打没劲,等回去练好技术再来找我吧。”魏琛一侧头,看见身后的大叔,“哎老吴你怎么跑过来,完事儿啦?”


“差不多吧,这是最后一个来报名的。”老吴侧过身,露出身后的喻文州。


背对着他刚刚和魏琛PK的少年听声音也回过头,他长得精神十足的,还有点肉的脸上一双灵活的圆眼睛,喻文州从他身后的屏幕上看见了倒地的剑士和头上顶着“夜雨声烦”四个字的ID。


“哟,怎么还来一个看起来好学生的仔。”魏琛挠挠头,“好吧,今天到此为止,你们这帮小的跟我去宿舍,明天带你们训练。”


“噢!”黄少天回头应了声,补充道,“下回再跟你过招。”


他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到门口,见喻文州目光还放在自己身上,忍不住皱皱眉。想没想就怼过去。


“雷系边个?”


 


3


在最恶劣的天灾降临之前,人类曾经经过一段非常漫长的下坡期。


末日并不是从某一天某一个时间点突然到来的,而是循序渐进地到达临界值后集中爆发。现在还活着的人类已经无人经历过那个繁华的世界,它们只存在于影像资料片当中。


由于人类数量锐减,政府机构合并,经过几次换代和改革,目前维持秩序的是二十年前成立的新政府,迫于生存压力,科技反而从未停滞过,避难井就是目前新政府接收后的产物。


老李是810号井的负责人。


“你应该不是冰封期出生的吧?”老李把喻文州带进内室,冲了一杯流质粮食给他。


“嗯,我在解冻期长到7岁。”他说。


“那就对了,一般解冻期的人很少愿意来井下‘入睡’。”老李笑了笑,“这里更适合冰封期出生的人,他们没见过太阳,嗜睡本性比解冻期的人高不少,生存欲望低下,更适合一睡不醒。然而你又是为了什么改变主意提交了申请报告?如果只是避难所损毁,大可以先投靠我们,等政府补寄运输到再去下一站的,没有强制要求所有人必须入井。”


喻文州捧着热腾腾的流质食物——他已经有近三个月没有吃到热的东西,蒸汽腾腾润泽了他深色的瞳孔:“也没有特别的原因,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接受了沉睡治疗这个计划。”


“哦?”


“只是之前避难所还有一些事没做完。”喻文州说,“现在没有了。”


“因为避难所整个没有了?”老李点点头,“像你这样的倒也少见……你有实际接触过沉睡治疗计划吗?”


喻文州摇头:“只在视频上看到过。”


“嗯。”老李从抽屉里取出一串钥匙,走到房间里侧,方形钥匙嵌进墙上的孔洞,露出电子面板。他在上面输了几个字,砖石墙壁轰隆隆下沉,露出门后盘旋而下的楼梯。他回头对喻文州招招手,“不管怎么说,先下来看看吧。”


 


4


“进来吧。”黄少天打开门,没什么表情地努努嘴。


“你放心,”喻文州扬扬手里的纸叠,“我来确认一下明天的战术规划和记者会行程,很快就能走。”


黄少天哼哼两声,勉强算作回应了。


他和喻文州从进队就开始不太对付——一般来说,黄少天很少看某个人不顺眼,但硬要说他也不是看喻文州不顺眼,就是有这么个人,存在令他坐立难安。


很难讲得清根源,黄少天知道自己经常下意识地在乎喻文州的存在空间,但讲起来又不想让他知道,总而言之,这人很难搞,如果可以他一点都不想同他打交道。


喻文州在厚厚的纸叠上画好了重点一二三四,眼皮也没抬地递过去。黄少天知道他也一样未必看得上自己,但毕竟已是栓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蓝雨和职业生涯的重要性大于和喻文州厕所约架的冲动。他不情愿地接过,小指意外地产生了接触,实实在在蹭到喻文州的指根。他脊背发麻,脖子上的毛都要立起来,转椅哗啦退到墙边。


喻文州倒终于抬起半边脸,嘴角若有若无地挂着笑意,看不透表情。


“……干嘛?”他咳了咳嗓。


喻文州看他一会儿,继续低下头,敲敲纸面:“记住这些就好。”


“用你说。”黄少天右腿缩进椅凳,像正襟危坐的山猫,一边警戒一边低头默记。


对于喻文州的能力他没有什么可怀疑的,打败魏琛那场比赛他也在场。方世镜就站在他的右手侧,待到第三场赢下来,他反而同松了一口气般,用看起来别扭至极的表情点点又摇摇头。


黄少天看向他,也只得方世镜勉强笑笑:“这真是……”


真是没有见过他那种打法。魏琛后来说,手里捏着张纸条,在指尖翻来覆去。


“是好事啊。”他用力胡撸几下黄少天的头顶,“你该跟人家学学。”


“靠谁要跟那个细路仔学!”黄少天挣扎脱开,过了一会儿又问,“真有那么厉害?”


“还算不上。”魏琛手里的纸条已经被揉得皱巴,“但也许……应该,未来会变得很厉害。”


魏琛把那个未来让给了他。


那张纸条是他的辞呈,离开蓝雨的时候,黄少天送出门,转头看见四楼宿舍喻文州的房间开着窗,他站在那里,一直目送到看不见人影。


那个当下,黄少天什么也没说。没过几天,他就同另外几个人在后院打了一架。


还是有点严重那种,被方世镜罚了十天不准碰电脑,但那之后,队里某些闲言碎语也消失匿迹。


黄少天不清楚喻文州知不知道缘由,但他懒得解释。


最后一张纸画完,喻文州把稿子递给他:“就这些了。”


“哦,晓得了。”黄少天低头收好,“门在那边,你出去的时候带上就好。”


喻文州没动。


“干嘛?”黄少天抬起头,不明所以地看他。


“你得改改。”喻文州说。


“啊?”


“这一碰就跑的习惯。”他气定神闲地说,“记者会上不能教人看出来,领队讲了,到时候会有合影环节,我们又是第一场比赛,得牵着手……像这样。”


他抬手去拉黄少天,后者没注意,被他牵了个正着。


也不知道喻文州掌心是什么做的,热得烫手。黄少天反应过来,三两下甩开,声音都拔尖:“干嘛!?”


“大约就是这样。”喻文州没有乘胜追击,只是站在原地笑笑,“要有心理准备了。”


 


5


“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老李说,“场面看上去会显得很……诡异。”


他推开楼梯尽头的门,里面是个温暖舒适的广间,中心立着一台巨大的机器,发出低频的运算声。两侧墙边方方正正地被幕布格出一块一块的空间——仔细看,几乎每一个隔间里都躺着一个人,闭眼沉睡,只有头顶佩戴的数据环上的线和正中的机器连接。


十年前新政府宣布了研究成功的新科技,可以连接时间,让人的精神通过电波讯号传递回到过去,因为过程中人的身体如同沉睡一般,所以又被称为“沉睡治疗计划”。


沉睡治疗计划的目的是让未来的人到过去,通过时间影响改变未来。


“但改变未来哪有那么容易。”老李感叹道,“那可不是一个人、一件事简简单单就能改变的。”


精神投射不是附身,是以一个新生命角色插入过去。实验从旧政府存在时就陆续进行,他们将实验对象投射过去之后,又等待他在过去的生命结束后醒来。记录下他遭遇过的每个情节,和真正的历史并行对照。


“研究是基于时间的悖论空间漏洞。”老李说,“失败的人会回到未来,他经历的人生,也就真正成为了一场真实的梦。而成功影响未来的人,他们的身体会在产生影响的那个时间点消失。我们称之为回到过去的Key。”


一开始的人绝大多数都失败了——有的自然死亡,醒来一生已经走到尽头;有的意外死亡,两三年后睁开眼,恍如大梦一场。他们都没有对未来产生任何影响,以至于有很大一部分反对声音认为这个实验是欺骗,是政府节约资源的一个手段——毕竟只要一台机器,维持人体最低的寻求,便能令人渡过一生。


直到第一个消失的例子出现。


“那时研究室的所有人都没注意,是最后机器维修人员翻阅记录才发现机器记下了档案。他们甚至不知道哪部分的未来被改变,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实验成功了。也成为新政府推出这个计划的原动力。”


“但仍有不小一部分人反对。”喻文州说,“他们注重时间伦理,认为从过去改变世界过于消极和不确定。一旦进入沉睡,这个人的一生就交给了过去,他将失去现在的亲人,甚至不会有子嗣。”


老李点头:“这的确是个问题,所以政府没有强制执行,但前仆后继的人依旧不少。他们很多是冰封期出生的,有人甚至宁可白付一生,也想回去体验一下春暖花开。”


喻文州转头看他:“那么,这里的成功率呢?”


老李指着机器上的数字:“到今天为止,刚好9个。”


 


6


最后一个。


喻文州在队伍频道里打下字。一望无际的麦稻田野,安静得风雨欲来。


看台的观众紧紧盯着场馆中央悬挂的大屏幕,此刻正切到喻文州的视角,他一点点切换着角度,好像观察着什么,转播也闭上嘴,屏息等待结果。


就在他刚转过视线的死角,对方刺客从距离三米不到的稻田中一跃而起——索克萨尔恰好落在他的绝杀范围之内,看来是抱了必死的决心,即使输掉比赛,也要带走敌对主将。


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甚至有人失声大喊——然而这些声音都落不进喻文州的耳中。就在刺客技能读条完前一秒,冰雨横劈开稻田,剑定天下落在索克萨尔身后。


刺客的短刃还没碰到夜雨声烦的剑尖就凝固住了,在他头顶一座黑色的死亡之门打开,黑色触手将人捉了个正着,拖进门内,夜雨声烦剑势一拧,起身跃起,一剑刺入在黑雾中挣扎的刺客,瞬间血条见底。


黄少天摘下耳机推开门,潮水般的欢呼和掌声涌进来。


喻文州也刚从隔壁的房间走出来,见到他微微一笑,伸出手。黄少天握住,拉近重重撞了下肩膀。


观众台上的欢呼声瞬间抬了八度。


漫长的几个赛季下来,他们已经熟悉了这样的相处。不知道是戏久成真还是日见人心,黄少天已经没有了当初炸毛猫科动物的反应,他已经习惯信任喻文州,习惯在合影时找他旁边的位置,习惯在逢媒体刁难发言时先和他交换目光,甚至习惯在联盟各个商业场合以捆绑的姿态出现。


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相识的时光逐渐赶攀上陌路的岁月。


同期的郑轩偶尔评论过:“你们现在都同去逛街了,要穿越回训练营告诉17岁的黄少天,他肯定打死也不相信。”


他手里捏着的是上周荣耀增刊小报,上面刊了喻文州和黄少天周末逛商场买羽绒服的照片,大约是没注意,被人偷拍到了。黄少天要过报纸抖开看,黑白的照片印得不甚清楚,但勉强看得出是他们俩。喻文州捂着白口罩,举着羽绒服帮他试穿。


标题写着“蓝雨正副队亲密出街,或为征战微草备行装”


黄少天哼哼两声:“技术不过关,把我照胖了。”


“我看看。”喻文州凑过来,“确实。”


“而且为什么买羽绒服就是要去打微草啊。”黄少天不满地评论,“我就不能是冬休去东北玩泥巴吗,太没想象力了!”


喻文州笑笑:“毕竟我们冬休前最后一场的确是要打微草的。”


他话说着,一边往黄少天菜盘里夹了一筷秋葵。


 


意外出在冬休回来的客场比赛,黄少天过节跑亲戚吃坏了肚,又逢几年入冬失败的G市突然大降温,招惹了风寒,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直到赛前喻文州探了他额头,才发现还有些低烧。


他皱着眉问黄少天有没有事,需不需要看医生,要是撑不住可以这场先安排休息。


黄少天随口接了个不用,嗓子哑住没发出声,下意识抬了力气又说了一遍,这次却声音过大,加上拍开了喻文州的手,被路过的门口的其他工作人员看去,第二天小报上就写了个危言耸听的大标题:“蓝雨正副队信任危机!!!是否影响明年转会合同?”


黄少天看到这条报道时正坐在飞回G市的头等舱,上场他们本来就输了比赛,看到这玩意就更头疼了,恨不得下飞机再去打个三百回合。


然而头一抬邻座的喻文州刚为他向空姐要了杯温水,从衣袋里摸出黄少天的药,倒几颗在掌心托过去:“先把药吃了,一会儿起飞再睡一觉。”


黄少天雄赳赳的报社心哗啦啦地倒塌满地,他像个重症病患者一样哼哼唧唧地缩在圆滚的羽绒服里,就着喻文州的手把药乖乖吞下,顺势团好趴在扶手上。


喻文州伸出手轻轻抚了抚他的头顶,黄少天闭上眼,像被梳理干净毛发的小动物,很快睡着了。


捕风捉影却没有那么快平息,在黄少天闭关养病的日子里,喻文州独自逛街购物的照片又流出来,加上之前客场输掉的比赛,媒体好像眼见为实地编出了一场王牌兵戎相见的狗血大戏。


他冲进喻文州房间时对方刚放下报纸,见他皱了皱眉:“不是叫你在床上躺着休息吗?”


“啊,但是,我那什么……”黄少天举着手机挠着头,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也太扯淡了吧!”


他右手握着手机,估摸着微博刷出的消息。喻文州叹了口气:“所以呢?”


所以呢?他们都知道报道事实,消息扯淡,空穴来风无稽之谈。所以他跑来希望解释什么呢?


黄少天难得词穷地愣了半晌,也可能是没好的感冒糊了脑袋。喻文州看着他,心中养出的花平展盛开。


他走过去关上门,低头亲了黄少天。


黄少天的鼻子不通气,被他吻了十几秒,差点喘不过气魂飞魄散。


喻文州放开他,摸了摸黄少天潮红的耳颊:“蓝雨正副队同时传染感冒的话,是不是可以算得上共同进退了?”


 


7


“你不怕失败后醒来吗?”老李拿着一个数据环走过来,喻文州已经换好衣服,在床脚坐好。


“既然选择就没有退路。”他说,“万一成功了呢?”


“万中之一的中奖率。”老李说,“而且据我所知,当你意识穿回过去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忘记自己是在‘穿越’这件事实——和梦境的原理相似,你会把一切的真实情感投射在那个不知能否存活的时间线上,逐渐忘记自己的初衷,自然也不会记得使命。”


“所以除非我醒来,否则我不会知道结果?”喻文州问。


老李摇头:“应该说,如果你失败了,你将永远记不起你做过什么。但是在得到Key的瞬间,你会记起一切,因为那个世界的你成为了真实,你变成由未来到过去的移居者,或许对那时的你而言,这里发生的一切才是个不可思议的梦。”


喻文州点点头:“那么你呢?”


“我?”


“你就打算一辈子呆在井下,成为这个沉睡治疗计划的记录者,不去亲自尝试改变理想吗?”


老李笑起来。


“我是在等待你们改变啊。”他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数字说,“哪怕我们不清楚改变了世界的哪个部分,但也许终将有一天,这个世界的荒芜和冰冷会被人类重启,像一只只蝴蝶扇动的翅膀,改变未来、改变我的命运。”


“我期待着我永远无法得知的那一天。”


“我也认为,”喻文州带上数据环躺下,“它会到来。”


老李拍拍他的肩膀,打开数据环的开关。


“做个好梦。”


 


8


喻文州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里世界末日降临,寒冰风霜封锁了街道,他跋山涉水找到了一处避难之所,为了改变未来,自告奋勇乘坐时光机回到过去,希冀拿到那唯一能改变世界的Key。


黄少天在他的怀里拱了拱,口齿不清地问:“怎么醒得这么早?”


喻文州想了想,把这个梦境说给他听。


“感觉好像很小的时候也做过一样的梦。”他垂着眼玩着黄少天的手指,“搞不好真实发生过。”


“有可能吧……”黄少天打了个哈欠,“你这个梦的设定还挺细,那个什么……Key?是可以改变世界线的东西吗?”


“据说是。”喻文州说。


黄少天想了想:“所以假设这是真实的,你现在想起来,说明你已经拿到了吧?”


“嗯。”喻文州翻了个身,手搭在黄少天的腰上,“是什么呢?”


黄少天眼睛露出半个被窝,一闪一闪地圆而亮:“是你现在努力所得到的一切啊。”


他们的房间明亮而通透,朝阳穿透窗帘落在书架上的冠军奖杯底座。


“十几岁你刚进训练营的那会儿,如果有人告诉我这个人未来会成为你的搭档,和你一起举起总冠军奖杯,打死我也不会相信的。”黄少天趴在他的颈窝,说,“我们一起长大,努力改变命运,伸手可及触碰梦想——这本身已经是很少人才能做到的啦。”


他指了指喻文州,又指了指自己:“九分天分加努力,一分幸运——你有我,我有你。”


喻文州握住他的指尖:“不,还不止这些。”


他们有冠军、有彼此、还有前程明亮的未来。


一股清风穿堂而过,喻文州转过头,宽阔的地下广间里并排躺着无数人,他们头顶的数据环连接着一座巨大的机器,一个老人捧着书,靠在机器旁边。


橘黄的灯带着熨人心扉的暖意,他放下书抬起头,对喻文州笑了笑。


“如果你想起这一切,那就是对这个世界的告别了。”


机器上显示的数字9跳了一位,变成10。手边的数据环灯光熄灭。


“文州?”他回过头,黄少天正在看他。


他说得不完全对,他们的确改变了世界,但黄少天才是他手中的那一把Key。


 “时间还早。”喻文州拉起被子,把他们一起包裹其中,“再睡会吧。”


未来依旧是未知的世界,唯一清晰的是他已经消失在那个冰冷的时间线,而活在这个夏意融融的当下。


在跨过了辽远的冰封,穿越了漫长的时光之前。


是从他们相遇时就注定将要改写的世界线和人生。


END

钟离依汐:

只是单纯想写苏轼
好 我开始了
【对月情仇】
【1.未中榜时】
无疑又是清风明月。
“苏兄,何日还矣?”
“东武望余杭,云海天涯两渺茫。何日功成名遂了,还乡,醉笑陪公三万场。”
“好,醉笑陪公三万场.”
却不料重重似画,曲曲如屏,算当年虚老严陵,君臣一梦,今古空名。
【2.错失状元】
“欧阳公乃大家也,何不来品评这奇文?”
“哦?真有奇文哉!待我一看…妙哉妙哉!写此文者何许人也?”“甚不知…”
欧阳公心里暗想:“必当是我徒曾巩也。但此文若为榜首,难免落人口舌,罢了罢了,当个榜眼罢了。”手起笔落。
可此千古奇文,乃苏东坡所作啊……
【3.对月思亲】
“作此,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今夕是何年?不记得了……
“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是啊!高处不胜寒,哪有人间逍遥自在?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是啊!这明月不解人意,月圆,人却不圆…
他拿起酒杯,痛饮一番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此事自古难以两全…罢了罢了……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是啊!只要我们还共赏一轮明月,就算相隔千里有何妨?
此夜,他一定难眠,借酒消愁,快哉爽哉!
但酒入愁肠,终会化作相思之泪…
可那又何妨?
他有着思念,又有这光风霁月伴他眠.
闲吟秋景外,万事觉悠悠。此夜若无月,一年虚度秋…
今晚这明月,真美…真美…

810黄少天生日无料以及活动补充

2016黄少天生日企划:

昨天说的刷福利币兑换少天生日开屏活动




无料内容计划


·【生日无料本】



文: @米洛  @别笑  @衾哥哥 


封面: @sprinkle 



·【明信片生日无料】



因为时间比较匆忙,所以只来得及约了画手太太,图透暂时还不能放出,请大家谅解。


 @Anserenia  @禾太 @莱伊炮   @丨肚肚丨


共5张 



(日后会有具体的介绍放出)


以上无料皆为黄少天个人无cp向


非常感谢支持的太太,希望大家喜欢,期待一下吧(〃'▽'〃)


感谢支持活动的大家!




无料领取方式:


完成1w福利币可以领取随机3张明信片无料,完成2w3福利币任务可以领取全套明信片+无料本,可以选择加群 566423574 ,群内会发放活动专用小号,在群外刷到线也可以,日后会根据lof活动的具体要求作出安排,请大家不要着急>w<




福利币计算方法:每个人的所有小号都算在内,具体的方式/证明方法 还在讨论中


会根据活动发出无料后的剩余数量在少天生日前后决定更多掉落方式


无料领取结束时间为票数达成500W为止。




本次活动注意事项:


1.感谢所有准备帮忙的各家粉,但同时希望小伙伴们不要以任何形式KY,强制拉票,引起他人不适。


2.活动群只为了少天生日,所以禁CP和语C,活动期间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在群内提出,会有详细解答。




问题解答:



Q:很大机会是指有可能得不到开屏奖励吗?


A:跟lof确认了一下,只要达到500w就确定可以有生日开屏


Q:怎么把所有人的集在一起呢?


A:7月1日活动开始后,lof会开放专门的活动界面,现在只需要积攒福利币即可。




2016810黄少天生日快乐!

2016黄少天生日企划:

2016年8月10日,妖刀剑圣,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生日快乐!


作为少天的粉丝,联系了lofter,LOFTER答应只要我们在8月10日之前积攒500w福利币就可以很大机会获得给少天开屏的机会(๑•̀ㅂ•́)و✧!


希望所有喜欢黄少天的大家,可以参与进来


积攒福利币为少天庆生(◎`・ω・´)人(´・ω・`*)!


感谢大家_(:з」∠)_


具体活动情况7月1日LOFTER会有详细的介绍,活动从7月1日正式开始,大家现在一起预热起来吧!


我们的目标是500W福利币!


悄悄透露一下:积极参与的小伙伴日后可以用自己的福利币兑换无料!


福利币积攒教程如下↓




 


一个新号完成上述步骤大概可以获得250-300的福利币,算下来大概需要2w个号,希望大家有空可以多刷一点,刷到一定数量的福利币会有无料奖励哦,活动规则和阵容大概在今晚或明天公布。


ps 没有小号可以在淘宝搜索网易163邮箱,购买新号,刷取福利币




教程大图可戳

叶修生日快乐!!!!!